千王之王

送你千万颗星辰

2017.01.22.自戏.Victor“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贴身纯黑服饰将修长身材包裹,勾勒出肌肉的线条,点缀于腰侧的亮银闪片更添几分禁欲味道。迅速地滑出站于指定位置,双手放于身旁,微垂首,银发在聚光灯的照射下反射明亮光芒。深呼一口气内心倒数三个数,前奏响起,节奏明快,鼓声激昂。脚下锋锐刀刃在冰上划出圆满弧度,双手猛地伸展如同即将起飞的雄鹰,热情在内心喷薄而出若灼热火花。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 of angry man.
It'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 again!

清澈男声唱起革命的旋律,步伐果断如同即将出征的战士,勾唇笑容灿烂。灯光转变为橙红,为出征的战士披挂上战袍。右足冰刃点冰勾手上跳三周,技术已然炉火纯青,平稳落地毫无差错。

小提琴弦音微颤古典柔美,微阖双眼沉浸其中。英雄情结被激发,如同回到那个战火纷飞,却激昂且充满希望的年代。正是风华正茂,为共同理想而起义,直面死亡也无所畏惧,自有后人将自由的荣光带给这片土地。

……后外点冰四周跳,成功!

在落地瞬间猛地睁眼,双手向前推出仿佛驱散旧世纪阴霾。英姿勃发,每一步都恰好踩在节奏点上,肌肉蓄力绷直向前跃起再接阿克塞尔三周跳,银发随动作的幅度飞扬。

——Surprise!!

未曾于跳跃组成中公布的联合跳跃,营造的惊喜效果恰如其分。眸底如同落满星芒,狡黠眨眼微微一笑向欢呼的观众抛出飞吻。单膝跪地向前滑出摩挲冰面,举手投足都在考量之中,潇洒正如故事之中那领袖。

我将勇往直前,披荆斩棘,待荣耀与曙光降临。




*曲目为出自悲惨世界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也算是想表达一下我对LM以及大E的热爱。
*动作有参考普皇同曲目商演
↑我都不好意思说出这句话了。

2017.01.12.自戏.诺诺.“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飘逸白纱礼裙难掩曼妙曲线,缕空鱼嘴高跟包裹玉足,步履优雅。妆容淡雅精致,香气在鼻间萦绕,俨然端庄淑女。踏入房门的一霎那,眸底有光一闪而过,轻柔关合,背靠木门深呼吸。

马耳他,金色鸢尾花淑媛学院,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一年半。加图索家族以“修身养性”为由送我来这里学习。每天面对的课程紧凑程度不亚于卡塞尔学院,一日事毕回到房中,总已经星垂大海。
有人说过,混血种的一生,不过是流离之人追逐幻影。我对它呲之以鼻,毕竟我向来都是不信神鬼与宿命的。

五指扣上金属门把手,略微发力将冰箱门拉开。取出鲜榨橙汁倾倒一杯,倚窗落坐于桌前随意翻阅书籍。红发垂肩温顺贴伏,目色懒散,自已经读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字里行间移开目光,遥望远方。星光灿烂,大理石建筑的剪影被从窗口透出的光芒渲染成乌黑,海风轻快拂过带来海鱼的鲜腥。

待在远离人间烟火的孤岛上学习欧洲版的《女训》,学成之后嫁入加图索家族安安稳稳相夫教子…当我还被人称作“红发魔女”的时候,接受这样的生活是不可思议的。
其实现在也一样,见鬼才能心甘情愿。说到底所谓命运也不过是因为自己强撑着不肯放手。皱眉轻叹,“啪”地将书合上,举起玻璃杯仰头一口气喝完杯中剩余液体,酸甜滋味在味蕾上绽开。

反手将礼服拉链扯开露出其内泳衣,精致布料由重力牵引掉落地面。蹦上窗台的瞬间身形滞住,眼瞳锁定某处不同寻常的灰尘,侧写能力带动脑细胞飞速运转最后得出结论——有人入侵了自己的房间。尘封已久的战术知识重又浮现脑海里,潜水刀滑落手心,微眯双眼露出狡黠笑意。

我无比确信自己的血管不是蓝色的,即使被命定为贤淑名媛,动脉里奔腾着的依然是炽热的龙血。步履轻巧如同夜行的虎,贴着墙缓慢移动。随时随地准备战斗的女孩大概在岛上除了自己之外别无二者。

我不信宿命,但如果它真的存在,那么,所谓幻影,我也会将其亲自追逐到。

-
好久没戏,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给大家拜个早年(.

2016.07.02.自戏.诺诺.“近在咫尺却无法触及的你消逝的生命”

*龙墟第二季度戏,梗为:近在咫尺却无法触及的你消逝的生命
*原著龙四结尾

扣了扣扳机却再没有子弹从枪膛中射出,显然沙漠之鹰的弹匣已被自己清空。悲哀与无奈情绪漫上眼眸,人在迎接死亡时总会想做一些反抗,都不想逆来顺受,但大多时候都是毫无作用,就像现在。昆古尼尔翻腾着划破空气带着如同死神呼唤的猎猎声向自己袭来,如同紫色的流光,速度却并不快——毕竟这已经是注定的了。垂下眼皮不再关注这即将夺去自己生命的神话产物,无力地松开双手,沙漠之鹰自指间脱落掉到地上震出强烈声响。

显而易见,死亡的意志正在贯穿自己的心脏。无力地往后仰去红发飘散在空中,露出线条优美却愈发苍白的脖颈。六感正在逐渐被剥夺,依靠着最后的记忆朝着路明非奔来的方向微微侧头,艰难地张开嘴唇嘶哑着一句微不可闻的警告。

“别…过…来。”

想让他快走,离开这危险的地方,想保护他,一如既往。口型定格在最后一刻,思维渐渐趋于混沌之后便如沉入深海。原来这就是濒死的感觉,溺水一般的迷茫无助。在卡塞尔学院学习数年也是在任务中见惯了生死,却从未亲身尝试。身体倾倒,双手无力地向前伸去,像是想得到一个安慰的怀抱。

有谁会给自己这个怀抱?恺撒?——自然是首先想到他的,但他不在这,苏茜也是。而小白兔路明非,在看到自己警告的口型与最后献礼时也会被吓跑了吧?这大概是自己唯一的慰籍,想保护的人都没事。希望他们能为自己办一个葬礼;希望恺撒再找一个稳重点的妻子,照顾他平安喜乐一辈子;希望苏茜能找一个更靠谱的,没那么快死的闺蜜;希望路明非能变得更加强大,不用再低下头,真正地做一个S级。

自己这如同遗嘱一般的想法,却立刻被人打破了实现的可能。本已英勇就义,却又回到生者的世界。视野复而清明起来,有些余悸地摸摸左胸长叹一口气。下一秒,路明非挡在自己前的身影就撞入眼眶。

“不!!!!”

瞳孔猛地睁圆,踉跄地起身伸手就想抓住昆古尼尔将那长枪拔出,却被路明非反手一推。刚刚重获生机的身体略有些虚弱,轻轻一碰便再次摔倒在地上。他说别靠近他,就像自己之前保护他那样。坐在原地浑身却颤抖着,双手十指揪住长发,不自觉地却开始失声痛哭。

“你,你疯啦!”

无法触及,无法挽回。有巨大而沉重的叹息声在走廊之中回荡,仿佛是撞击尘世的丧钟。

2016.06.24.自戏.诺诺.“出任务”

*日常出任务,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角色是南大的,OOC是我的(。

虽然说由于自己没有言灵,学院的老师们并不愿意让自己去出任务,但在人手稀缺而且执行部任务繁重的情况下,A级学员再不出动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但这是在周日!按按眉心不满地长叹一口气,口中粉色泡泡糖被吹到力所能及的最大然后又吸回去,用力嚼了几下仿佛这样便能让分配任务的那家伙痛哭流涕后悔莫及。出任务不如打星际,犹豫了一下勉强保持公德心将泡泡糖的残渣吐在纸上,揉皱之后投向不远处的垃圾桶。1号球员陈墨瞳进了一个三分球!

心情愉悦,蹲在不被人注意的墙角反复看了几次诺玛传来的信息,字符与图片入脑化作根深蒂固的记忆,轻轻地吹了下口哨,自信藏在双瞳之间。站起身来将扣在脑门的鸭舌帽反转,压低一头红发混迹人群中,就像是一个欢度周末来逛街的普通女孩。

略微皱眉在人群中锁定要解决的目标,恰好就在不远处,但中间隔着不少无关人等有些棘手。踏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跟随着他,接下来的顺序在脑内形成表格,在大街按倒之后出示学院特制的警/官证,拖到没人注意的一旁再慢慢来收拾,生擒带回分部再说,一切顺理成章就等自己一气呵成。

一直却没有找到机会,跟着目标拐入暗巷里时四下无人,正是动手的好时机。改变主意,脚尖点地三步并做两步迅疾冲去,待到接近时重心略微压低伸出两条长腿夹在目标脖颈,两手微微一撑地就想把他带倒。谁知目标像是早有准备,抓住自己脚踝反倒要将自己甩下地面。

冷静下来陈墨瞳,你可是极少数的A级女性专员之一,你知道该怎么做的。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思维快速运转试图找出最好的解决办法。不能让目标死亡是死命令,情急之下燎烧起黄金瞳,双眸金光大盛。

松开手在意料之中,毕竟这个低级混血种也抵挡不住自己略放的威压。重新直起身来,用鞋底压着目标肩膀蹲下查看他鼻息。还活着,舒了一口气将滚落耳畔的发丝撩到耳后。鸭舌帽早就飞落,静静躺在远处充当看客,除此之外再无观者。没有人知道一个戴着鸭舌帽穿着衬衫与牛仔裤的——好吧其实不普通的红发女孩,刚刚在数秒之内结束了一场战斗。

按下耳机报告任务情况,声音无奈得像一只偷吃鱼干被发现的小野猫,至少没启动planB,这次任务还算是令人满意的吧。
“我觉得我拖不动这个胖子怎么办啊——”

出任务不如打星际,不如打星际。

2016.6.23.自戏.安度因•洛萨.“玛格拉”

*语c存戏,电影与小说党,扯蛋一样的文风,纯粹是抵抗不了指挥官的魅力,然而用不会卡德加皮泡不了艾泽拉斯雄狮的产物。

              安度因.洛萨
“艾泽拉斯雄狮的第一场玛格拉,他并不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参与第二场,这记忆实在让人痛苦。”

在被拽下狮鹫的一瞬间有如同号角一般的嗡鸣声在耳边响起,没有头盔保护的颅骨显得格外脆弱,与沙石相撞的疼痛感刻骨铭心。眼前弥漫上一片红雾,这让人十分恼火。

双手撑着地面勉强支撑起身子,故友的长剑被兽人甩到自己面前插入地面,有些迷茫与不解地抬起头,却只有剑柄镶嵌的蓝宝石反射的日光映入眼底,来自其他世界的生命用他们自己的语言低声地喊着什么。以长剑为支柱站起身来,尽管双腿因为无力而微微有些弯曲,但脊梁依旧挺得笔直。

兽人们依旧在低吼。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他们单独一人时声音并不好听,粗糙而又嘶哑,但许多这样的声音汇聚起来,便仿佛穿越时空的古钟,悠远又沉稳。玛格拉,兽人们吼着,往后退着,不一会便空出了好一块空地。留下自己与另一个兽人。

在内心默默地与他们一齐念着这个词语,尽管自己对于兽人的语言一窍不通,但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决斗的序幕。这吼声便是掠阵的战鼓与号角。

“哦,是你。”
望着比自己高大不知道多少倍的对手,不屑地挑起眉毛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这个兽人是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五指握上剑柄用力一拔将长剑从泥土里拔出。尽管剑刃上沾上了鲜血,但它反射的光芒依旧如同圣光一般耀眼!

“真是复仇的好时机啊。”
莱恩的尸体就在不远处,骄傲的国王被野蛮的兽人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形状。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塔利亚将那把匕首递与迦罗娜时的情景。回忆至此,血液之中的粒子因悲伤与愤怒更加躁动不安了起来,抽出长剑与对面兽人形成对峙局面,长剑碰上小石粒发出清锐的暴鸣。雄狮永远不会在死前低头,微扬下巴紧抿着唇角,尽管此战凶多吉少,但自己所挥出的每一剑都将刻下希望与荣耀的痕迹。

如山岳一般巨大的兽人咆哮着向自己冲过来,自己的目光却飘向他没有握着刀斧的手,那只断手上装着五把钢刃,上面缠绕着明亮的绿色的毒蛇一样的邪能,卡伦便是被这武器无情地切开了身体。已经足够了,不能有再多父母宠爱的子女被这怪物夺去生命!

一瞬间脑海里面一片空白,数十年训练而积累下来的经验与能力仿佛对于这场战斗毫无帮助。索性放弃原本所掌握的能力,在兽人最逼近自己的瞬间双腿微曲向前滑去,不管沙石磨痛或是磨伤了自己赤裸的脚板。凭借自己的身材优势闪到兽人身下,高举长剑用力劈去。兽人吃痛咆哮,手往下伸正欲抓住他的敌人,抓了个空档之后踉跄着向前倒去。而自己已经闪到他身后,再次举剑刺向兽人。剑刃穿透兽人粗糙的皮肤刺入肌肉,绿色的血液涌出来在倒下的巨人身下汇聚成泉状。

低下头看着抽搐着的兽人,抬脚狠狠地踩了一下兽人庞大的头颅,低声说着语气格外坚定。
“为了我儿子。”

这一下兽人完全不动了,他的确是死了,如是想着抬起头来望向四周的兽人们。对于兽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引以为傲的战斗,他们所以为的最弱小的人类战胜了他们现任大酋长——一切都让自己无比的兴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用剩余不多的唾液润湿着它。

这样的复仇不仅是为了卡伦,还是为了莱恩,为了暴风城,为了——艾泽拉斯!

黑瞳微眯,印入眼底的是兽人眼中看起来格外复杂的情绪。在此之前,兽人也能拥有如此细腻情绪的定论只在迦罗娜身上得到了些许的印证——哦,迦罗娜。一想到她,胸口似乎有些钝痛。环绕四周不见兽人向自己冲来把自己撕碎,于是拖着长剑向莱恩与狮鹫走去。耽搁的时间已经够多了,现在自己所要关注的,是尽快让阵亡的国王荣归故里。

出乎意料的是兽人竟然为自己让开了道路,他们单手放在胸前微微垂下头来,像是在表达着尊敬。哈?兽人的尊敬?微皱双眉在内心嘲讽着自己的想法,但脚步仍然没有迟滞。穿过兽人群将一直环绕着的故友的躯体放上狮鹫,尽管有着这如此珍贵的重担,但这忠诚的女孩一定会履行好自己的职务。狮鹫微微低头,澄亮的双眸盯着自己,然后低鸣了一声。这低鸣温暖而让人安心。

在坐上狮鹫的一瞬间古尔丹愤怒的咆哮传入耳朵,微微侧目望着这个被邪能污染的怪物。他没有冲上来杀掉自己,甚至连他邪恶的死亡魔法都没有动用分毫。目光带着最后一点炽热聚集在与他用兽人语交谈的绿色女子,大概便是她拦住了古尔丹。自己与她的视线在狮鹫起飞之前有一瞬间的交集,而迦罗娜的眼神很奇怪,像是带着慈悲与怜悯。

揽着死去故友已然冰凉的臂膀坐在狮鹫的背上,望着天空与大地若有所思。太阳依旧高高挂着,明亮而炫目。大地时而出现焦黑的痕迹,但更多的还是葱郁的生机。兽人的入侵毫无疑问夺去了许多,有许多美好的在邪能的污染下破碎,有许多家庭在这场战争之中分离。金色的日光好不令色地穿过云层洒在自己面前 有些炫目一般的恍然,一手紧抓着狮鹫背上的缰绳与长剑稳住身形,另一手环住莱恩。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在这日光下露出一个悲伤的微笑,和平暂时降临了。

有一些东西是不能被黑暗与邪恶带走的,那便是希望。就算黑夜再漫长,黎明还是会到来,太阳还是会升起,光明万丈。

2016.06.20.自戏.诺诺.“王与王的战歌”

*刚刚考完中考的三党,戏力还有皮气还在努力复健,请多多指教。
*皮诺诺,梗来自龙二。

“数不过来,二三十只?也许破一百也难说,不是数数的时候。”
用肩膀夹着手机,对着电流另一头焦躁的那人低声说道,语调如同平常一样不急不缓,甚至尾声有几分愉悦。半眯细长双眼,谨慎地四下查看着目前的状况,鬼车鸟的数量实在是太多,若不尽快将它们引开也许会伤害平民。心生一计,迫于眼前危机也不再多做考虑,转身朝一处奔去。
“不用乱找我了,我在你唯一会忽略的地方,四楼女卫生间。”
“我把它们都锁起来了。”
步下生风,披散在脑后的红发与喜袍飞扬得如同鲜艳的旗帜,对于鬼车鸟来说倒是一个不错的引诱物。闪身冲进女厕所,待身后黑压压如同乌云般的怪物尽数跟随自己进入后一猫腰冲向厕所门将其关上。纤长指尖搭上冰冷金属门扣锁死门口封住出路,唇畔毫不掩饰地掀起狡黠笑容。语调轻快地向凯撒宣告着自己的决定,小魔女本性显露。
“安啦安啦没事的,不就是杀鸡嘛,要什么言灵。”
安慰着有些惊恐的凯撒,声线有几分笃定的意味。按上结束通话键屏幕变暗熄灭,随手将手机塞入身上喜袍衣兜。眼前狭窄空间内到处都是鬼车鸟这种奇怪的生物,洗手台隔间顶屋顶每一个缝隙都被怪物喧嚣着占有,嗜血的它们无不嘶吼着蓄势待发。自己与它们两者之间形成一个微妙的对峙,而显然地自己处于劣势,暂时的。修长手指抹去白净额头因运动而渗出的细密汗珠,瞳孔之中有火焰悄然缭绕,除了不屑外几乎没有其他温度。
“即使没有言灵收拾你们也是绰绰有余。”
鬼车鸟在厕所内疯撞将镜子与水管撞破,冰冷液体漫过足尖浸湿布袜,冷哼一声弯腰拾起两截钢管充当武器。微微转动手腕将红发束成高高的发髻,喜袍且作战衣一用,大概要让凯撒再定制一件了,不过披着这样的喜袍踏入婚姻的殿堂也别有一番意味。脚下一动向敌人冲去,脑海里回忆起富山雅史教与自己的“二天一流”,胸脯起伏调整呼吸。
就用你们来练手!战意在血管之中沸腾,如同战鼓,这不安与桀骜的分子似乎与生俱来。右手钢管直指眼前猛地发力,在压碎一只鬼车鸟的同时左手又猛地一挥隔开身后正欲偷袭的另一只。鞋底摩挲水面不曾有滑倒的倾向,转合之间脚下步伐如太极高手般踏实。逃脱束缚的几缕红发滑落鬓角,随着自己动作的幅度竟然跃动出了像是火焰的形状。混血种血脉将六感提升到极致,火焰与杀意抖擞着洒落眼底,黄金瞳燃烧起来,明亮如灯芒!双手钢管自胸前交叉着划出劈杀,空气被撕裂开来破空风声猎猎作响!
这是战争开始的信号,这是冲破黎明的号角。龙族与混血种的战争开始了,唯有一方彻底消亡方能停息。在此之前——
唯有一战方休!

2015.9.27. 民谣歌词十五题

自整理/民谣歌词十五题./随手弄的,估计有错,还请各位多多担待.

1.“ 外公的书法有中国的心肠,笑著有黃泥香.外婆的花草是南方的风光,庭院正芬芳. ”

2.“ 我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拒绝未知的疯狂,拒绝声色的张扬,不拒绝你. ”

3.“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幻如一丝尘土,随风自由的在狂舞.我要握紧手中坚定,却又飘散的勇气.我会变成巨人,踏着力气,踩着梦. ”

4.“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董小姐. ”

5.“ 我留不住所有的岁月,岁月却留住我.不曾为我停留的芬芳,却是我的春天. ”

6.“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

7.“ 君归来,君归来.待历经沧海,待阅尽悲欢心方倦知返.君已尘满面污泥满身,好个白发迷途人.今日归来不晚,彩霞濯满天明月作烛台.亦归来,亦归来. ”

8.“ 我的辉煌让你黯淡了很久,我的挥洒穷尽了你的所有.在那拥挤的天空何止乌云密布.我已经深陷迷途还不清楚,竟义无反顾.”

9.“ 今夜繁星围绕,我耳畔轻抚着你的发梢.请答应我,要等天亮听鸟鸣叫.不要睡去,我还有话要讲.靠近我,这一次别离开.握紧你手不放开,等黎明.烟火绽放,照亮这沧桑的夜空.越过高山,等待美丽彩虹.”

10.“ 我要这铁棒醉舞魔,我有这变化乱迷浊.踏碎灵霄,放肆桀骜.世恶道险,终究难逃.这一棒,叫你灰飞烟灭. ”

11.“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oh越过谎言去拥抱你.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oh~夜空中最亮的星,请指引我靠近你. ”

12.“ 是什么力量,让我们坚强.是什么离去,让我们悲伤.是什么付出,让我们坦荡.是什么结束,让我们成长.是什么欲望,让我们疯狂.是什么距离,让我们守望.是什么誓言,让我们幻想.是什么风雨,让我们流浪. ”

13.“ 在田野上转,在清风里转,在飘着香的鲜花上转.在沉默里转,在孤独里转,在结着冰的湖面上转.在欢笑里转,在泪水里转,在燃烧着的生命里转.在洁白里转,在血红里转,在你已衰老的容颜里转. ”

14.“ 当列车飞奔下一站的爱恨离别,我仿佛看见车窗外换了季节.在这一瞬间,忘了要去向哪里的深夜.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相聚分别,就像这列车也不能随意停歇.匆匆掠过的,不仅仅是窗外的世界. ”

15.“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

2015.9.26 中文摇滚歌词十题.

自整理/中文摇滚歌词十题/.随手弄的,估计有错,还请各位多多担待.

1.“ 来吧我亲爱的人,今夜我们在一起跳舞.来吧孤独的野花,一切都会消失.你听窗外的夜莺路上欢笑的人群,这多象我们的梦. ”

2.“ 透过黄昏时懵懂的雾霭,我踏上南去空寂的列车.凝望着身后渐远的家乡,泪水不自觉地涌出眼眶.我想告别不堪回首破碎的过去,告别满身的纠结和沉迷.在那万里之外辽阔寂寞的远方,是我抛弃的上千个黎明. ”

3.“ 当黎明和落日的光阴交错的时刻,我们纷纷逃出每一座尖叫的城市.一道眩目的光芒从远处的天际显现,如同自由将我们迷茫的心灵唤醒. ”

4.“ 在熟悉的异乡我将自己一年年流放,穿过鲜花走过荆棘只为自由之地.在欲望的城市你就是我最后的信仰,洁白如一道喜乐的光芒将我心照亮. ”

5.“ 想念你,所以留下看风生水起.想念你,所以懂得什么叫珍惜. ”

6.“ 我有这双脚, 我有这双腿, 我有这千山和万水.我要这所有的所有, 但不要恨和悔.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 因为一天我要远走高飞.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 也不愿有人跟随. ”

7.“ 不想问你是否记得我是谁,手指头冰雪溶化成眼泪.天只给了我们半甜欲水,怎么喝都学不会. ”

8.“ 寒夜常梦见,你鹤发童颜.此去几千年,谁将你陪伴.一路西行一路唱,唱尽了心中的悲凉.我生来忧伤,但你让我坚强——长安,长安,长安. ”

9.“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

10.“ 我猜想这黑夜总会过去,光明总会在不远的地方.上苍请让我再坚强一些,当我将要倒下就在这无靠无依的大桥上. ”